辽宁省滨海实验中学:渔村学校的“课堂革命”--辽宁频道--人民网 - 注册送白菜网

注册送白菜网

孝媛

2018年06月13日13:31  来源:人民网-辽宁频道
 

2014年高考超过600分的学生有5名,打破了以前600分以上人数为0的历史; 2016年高考,实验班一本进线率52.3%,二本进线率达到100%;五年时间,从锦州十七所公立中学排名垫底跃升至名列前茅……

在位于锦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辽宁省滨海实验中学,一种名为“差异势能教育”的创新教学模式,让这所曾经的渔村学校,不断收获新的成绩。

疑惑到认同

“孩子不仅爱学了,也自立了”

据辽宁省滨海实验中学校长杨宝臣介绍,“差异势能教育”就是在充分尊重学生差异、充分树立学生自信的前提下,把差异视为一种教育势能,以自主学习为核心、合作研究为方法、自我管理为依托全面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素质教育。

“在‘差异势能教育’的课堂里,学生才是教学的主体、课堂的主人。”杨宝臣坦言,“这是对传统‘满堂灌’课堂的一场革命。如何让学生家长接受这种全新的教育模式,我们下了很多功夫。”

在辽宁省滨海实验中学,每一届的新生家长在开学之前都会参加一场家长会,校长和老师们会给家长讲解“差异势能教育”的教学模式,然后由家长和学生来选择,是进入“差异势能教育”实验班,还是进入传统教学模式的班级。

“我家孩子中考的分数很低,还不到200分。当时听说了这个‘差异势能教育’班,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孩子报名了。”高一五班学生家长谷丽娜回忆起孩子入学之初的情景,仍旧记忆犹新。“但是一开学,孩子发现老师在课堂上不怎么讲课,都靠自学,就不想学了,甚至还跟我说不想念书了。我也纳闷,初中的时候老师那么努力地讲都没有收效,现在不讲了,岂不是更没有希望了?”

这种疑惑和顾虑并不是个例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孩子的变化给家长们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“开学一个多月之后,孩子再不提不念书的事儿了,反倒还跟我说这个班挺好的。当孩子说到自己不仅有会做的题了,而且还能给别人讲题的时候,我简直不敢相信。” 谷丽娜说,学习成绩的进步是一方面,孩子自信心的提升才是让她真正认同“差异势能教育”的原因。

高一六班学生家长张爽最开始选择“差异势能教育”班是因为觉得孩子过于内向、不合群,想看看能否通过这种新的模式让孩子有所改变。“才入学几天,孩子就明显表现出了对这种学习模式的认可和喜欢。前段时间,学校组织到外地游学,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孩子居然主动提出想要参加,这让我觉得孩子真的长大了,自立了。”

被动听到主动学

“希望老师的点拨更少一点”

在辽宁省滨海实验中学,大家经常念叨的一句话是“学生是天”,这是校长杨宝臣的原话。在这里,“差异势能教育”实验班的学生是课堂真正的主人。

高一五班的学生金煜东告诉本网,接触“差异势能教育”之后,他才懂得什么是“合作学习”。“今天数学课遇到一道有点难度的题,我们就一起讨论,有一个同学上黑板写出了一种解法,老师问有没有和他解法不一样的?然后,又有三位同学依次上去解题。” 金煜东说,“同一道题,我们一共研究出了四种答案,也就等于我自己学会了四种解法。”

高二二班的张一鸣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,“如果说,传统班的老师是牵着学生走,那么‘差异势能教育’班的老师就是陪着我们走,老师来适应我们的节奏。这样我就不会害怕跟不上进度,学起来也更有劲头了。我还希望老师能少点拨一些,给我们留出更多的时间自己学。”

“我们学校是晚上九点半放学,比别的学校早,而且我们‘差异势能教育’班是没有作业的,对于高中来说这可谓是‘奢求’”。高二一班的张光辉是班级的学习委员,“虽然没有家庭作业,但是我们学习的自主性提高了,以前要老师督促才会学,而现在是我自己想学。”

居高临下到深入其中

“学生的转变让我震惊,更让我惭愧”

2013年的暑假,高颖第一次接触到“差异势能教育”。在带领班级进行试验学习的第六天,学生们在自学数学题时,班里的体委童梦林始终有一道题不会做。同学们分成几波依次给他讲解,都没有收效。

“我当时看着他豆大的汗珠往下掉,就合计带他出去凉快凉快。可是,一出教室的门,这个一米八几的男生就靠着我的肩头泣不成声。”高颖回忆说,“他边哭边说,‘老师你不知道我内心有多煎熬,为啥别人都会,就我不会呢!’那一瞬间,我特别震惊,也特别惭愧。教了二十几年的书,以前我只是站在讲台上不停地讲,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学生是否真的想学。”

在很多人看来,“差异势能教育”班的老师似乎很清闲,但在高一三班语文老师邵影看来,“差异势能教育”对于老师的专业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“我们是把功夫都用在课下了”。

在高一三班的教室里,是没有讲台的。上课的时候,老师就坐在学生们中间,随时为有需要的学生进行点拨。

邵影说,“学生在课上以自学为主,老师则是点拨、扶持、激励学生的‘组织者’,这就要求老师对于每一个学生的情况都要做到心中有数,这样才能给予学生积极的引导和恰当的鼓励。”

(责编:孝媛、汤龙)